虽然我和女友的关系很好,但现在看来,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告诉她的,因为,毕竟她是一个女人。

比如昨天写的《不堪回首之求学十六年》,某人看完后大怒:“简直比流氓还流氓!”

还好通过沟通,没有留下后遗症,没有跪搓板端洗脚水之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