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会址感悟

一大会址感悟

今天,和同事一起去了一大会址。讲真,一大的地方非常促小,就和上海的里弄一样,不过,这却是我最为感触的一个地方。

从旧上海到新上海,从一大的法租界到解放上海,历史就是一个轮回。毛主席说:进上海是中国革命的一大难关。从西装革履到灯红酒绿,中共走了一个轮回,从一大时的西装革履或长袍短褂到井冈山宝塔山的衣衫褴褛再到上海灯红酒绿下的红旗招展,那份信念没有变,那颗民族复兴的初心没有改变。

飞机从井冈山的云雾下降到上海滩的的霓虹,我看到的是一个和平而繁荣的上海。在外滩,黄浦江畔的灯光下,乐衷于两岸风光的中外男女,没有人想起半个世纪前牺牲在刘行、杨行的的年轻人,没有人想起苏州河畔因为不用重炮而牺牲在黎明之前的战士们,没有人想起那些席地而睡在上海大街小巷的解放军。

丘吉尔曾经说过“我打仗就是为了捍卫民众把我赶下台的权利”。那些从上海、从瑞金、从鄂豫皖辗转到遵义、到延安,到白山黑水,到大别山、到海南岛、到西藏不怕困难不惜牺牲的解放军指战员们心中怀有的,不正是习总书记倡导的“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为世界谋大同?!不正是我们所有共产党员心中的同一个梦想“英特纳雄奈尔一定要实现?!”

佛教说“救自己,是小乘佛教;救天下,是大乘佛教“。道教说”度无量天尊、福无量天尊、功德无量天尊“。儒家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共产党人就应该以范仲淹说过“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自励。就是要以约翰·邓恩的诗《丧钟为谁而鸣》(维新自译)里的“没有人是孤岛,没有人能自了,均为大陆一渺,都是整体一角。即使一块土地,即便一方海角,若被海水冲走,欧洲就要变小。作为人类一员,如同田园一草,不论谁的死亡,都是我的减少。丧钟为谁而鸣,我本茫然不晓,不问悠昂所何,它正为你哀悼“,为胸怀,以大慈悲、大天下为己任,救人,救一切人。

俗话说“救人先救己“。西敏寺大主教的墓志铭说“我年少时,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当时曾梦想要改变世界,但当我年事渐长,阅历增多,我发觉自己无力改变世界,于是我缩小了范围,决定改变我的国家。但这个目标还是太大了。接著我步入了中年,无奈之余,我将试图改变的对象锁定在最亲密的家人身上。但天不从人愿,他们个个还是维持原样。当我垂垂老矣,我终于顿悟了一些事:我应该先改变自己,用以身作则的方式影响家人。若我能先当家人的榜样,也许下一步就能改善我的国家,再后来我甚至可能改造整个世界,谁知道呢?” 。我们每一个共产党员,就是应该以自己做起,以身边人做起,先个人,再家庭,再到集体,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那么,人生可期,岁月可期,历史可期。

改变世界的不是一个人,是每一个自己,是每一个人!

我来吐槽

*

*